TD_159

一个桶厨|otp:jaytimjay|翻译菜鸡

【翻译】【Kylejay】the art of subtlety

原作者:Lysical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408118

作者还没回复我,先发出来吧,侵删。


原文超绝可爱!!译者水平不好,翻译不及原文可爱的十分之一。有错误欢迎指出!



Summary:

有五个人在Kyle自己意识到之前就发现了他的迷恋,而那个人却不知道。



这整件事最讽刺的地方在于——Connor Hawke居然是第一个发现的人。

Connor他从来都分不清别人是在跟他调情还是单纯的对他友好,并且总是在别人指出有人跟他调情之后惊慌失措。上一次,他们在商场里,一个女孩走过来和他就他们正在浏览的电影进行了一段冗长的讨论,直到最后Kyle故意咳嗽了下并冲着Connor挑了挑眉,他才反应过来。

然后他就吓傻了。

“我没有吓傻,”Connor皱着眉,而Kyle则快要把自己笑死了。“我只是有点困惑。”

“那你就是吓傻了。”

“不,我只是困惑,”Connor叹了口气,偷偷朝那边看了一眼,那个女孩已经回到她朋友那边去了。“人们为什么就不能表现得明显一点?”

Kyle耸肩,拿起一部碟片阅读背后的信息。“大多数人都能很好地处理这些社交事务,只能说你的青春都荒废了。”

“它们没有被荒废,”Connor说,用肩膀撞了一下Kyle。“再说了,不只是我。Jason到现在不也还没发现你迷恋他。”

Kyle惊得丢下了碟片。“等等—什么—”

Connor朝他眨眼。“好吧,你表现得可没那个女孩那么委婉。我当然注意到了。”

Kyle的人生里像这样完全哑口无言的时候可不多。像是之前他需要跟他妈妈解释他是怎样被一个有意识的戒指选中,以及绿灯军团是怎样不顾他还是一个未成年学生的事实让他担任宇宙警察。

“那—那不是真的。”Kyle蹲下去捡起那盘碟,并把它放回架子。“Jason很酷,但他是Jason。要想猜测别人的感情你还得多练练,Connor。”

Connor看起来就像他妈妈当时那样怀疑。

 

 

Donna拍着手,笑容灿烂。“团队建设,伙计们。”

在Kyle看来,围绕在房间里的抱怨声可以表明他们已经很擅长团队合作了。

“如果我们非要做信任背摔的话,我就从窗户跳下去,我不希望任何人来救我。”Jason说道。

Donna给了他一个平静的眼神。“别逼我叫你大哥过来。”

“信任背摔啊,Donna。”Jason喃喃地说,他的身体由于沮丧都快沉到桌子下面去了。

Kyle不得不在Donna看向自己的时候咬着嘴唇以防止笑出声。隔着桌子,Connor正若有所思的看着他。Kyle连忙装出对墙很感兴趣的样子。

Connor错了。Jason很风趣,超级聪明,笑容可掬,但Kyle直到最近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也没有看过他的脸。他以一种非常友好的方式欣赏他。

“我们需要为这场比赛分组,”Donna说,无视了Jason的抱怨声。“我们的人数是单数,所以你们中的一个会和我一组,之后会轮流。Jason和Eddie搭档,Connor,你和Rose一起。Kyle和我一起。”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把你扔出窗外,”Eddie咧嘴一笑,对Jason说道。

“也许那样更好。”Jason低声说道。

Donna从口袋里掏出一些眼罩,递给剩下的人。“你们中间有一个是蒙眼的,另一个是会引路的,从这儿一直走到底层。”

Eddie用胳膊肘轻轻地碰了Jason一下,扬起眉毛,朝窗户点了点头。Jason给了他一个不为所动的表情。

Donna清了清嗓子。“Eddie,Connor,你们是第一个蒙眼的。”

“请别故意让我撞到墙上去。”Connor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蒙上眼睛。

“我可不保证,”Rose说道,“有时候我会把左右弄颠倒。看你运气了。”

Connor再次叹了口气。

“呃。”Eddie看了看眼罩和Jason脸上的假笑。“我猜我不会喜欢这个的。”

“这全都是关于信任,”Jason用唱歌的语调说着,突然对他们的游戏充满热情。他和Rose对视了下,心有灵犀地露出一个坏笑。

Donna将眼罩放在他的眼前晃了晃,Kyle这才眨眨眼回过神来。

“你先来,”她说,然后朝Jason看了一眼,他已经引导者Eddie穿过门框离开了房间。“你告诉他了吗?”

“告诉他什么?”Kyle问,他感觉脸在发烫。他赶紧戴上眼罩,试图掩盖脸上的红晕。

从他身后,他能听到Donna的笑声。

 

 

 

如果什么都没发生,那就不需要否认。

Kyle这么告诉自己,他觉得自己很被动。每当他回神后便发现自己一直在看Jason,而Connor会给他一个耐人寻味的眼神,Donna则抿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

他没在看Jason,真的。Jason只是非常......耀眼。当他没有其他东西可以集中精力的时候,他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并且Jason的作战风格是流畅又富有危险性,这观察起来很有趣。

画起来也是。

Kyle盯着他的笔记本,翻遍了一页又一页画有Jason的素描,他在想这种感觉是否和Connor被人搭讪后的窘迫有什么相似之处。如果是的话,他决定以后不会再取笑他了,因为这感觉真的很烂,他不想成为一个糟糕的朋友。

他坐在房子的屋顶上,这是他的一个老地方,在这里他可以逃离一切,画自己想画的风景。他画了一个多小时的草图,却不是在画远处的城市,他又画了一幅Jason的画,那是罗宾在屋顶之间荡着绳索的情景。

“看看我们发现了什么?”一个声音说道。

Kyle大叫着退后。

Hal Jordan从空中降落到他面前。他的视线落到笔记本上,得意地笑了。“冷静点,孩子。我只是来履行一些导师的职责。罗宾?好吧,我不会评判你的品味。但我保证当蝙蝠侠发现你的时候我会保护你的。”

Kyle感到脸上仿佛烧了起来。他挣扎着站起来,把素描本夹在胳膊下面。“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说道,尽可能多的保持尊严,接着便匆匆离开了。走到屋顶边缘的时候他回头喊道,“还有别再和我妈妈调情了!”

 

 

Kyle还没准备好承认Connor是对的。

他并没有迷恋Jason,只是现在Connor已经给了他这个想法,这让他觉得自己很难为情,很尴尬。他当然没有在Connor提出这个之前就一直这么关注Jason。

当然没有。

他刻意忽视了笔记本上出现的越来越多的Jason的素描,忽视了他在和Jason说话时的吞吞吐吐,还有不论他们是不是在执行任务,只要他距离Jason五英尺以内,Connor就会抓住一切机会给他暗示的表情。

他没在否认,这只是...短暂的被吸引而已。他可以承认这一点。没Connor说的“疯狂迷恋”那么严重。

这一切都会很快结束。

如果说当Jason在执行任务时遇到危险,他的心脏因此快跳到喉咙里,那也只是他对普通队友的关心。当时,在敌人的炮火下进行一场近乎自杀性的飞行是唯一合乎逻辑的做法,他及时赶到杰森身边,用戒指保护他,即使可能另一个队友离得更近。如果说他在飞回泰坦塔的路上一直紧紧抓住Jason的手,那也只是濒死体验的后遗症。

Dick整个飞行时间都在照顾他的兄弟,同时不断地向Kyle投来那种眼神,这让他的胃感到很不舒服。

他有一种可怕的感觉,他会跟这位兄长进行一场谈话。

当他们回到泰坦塔时,这种恐惧增加了十倍,Dick在他们把Jason安顿在医务室后把他拉到一边。

“我发誓,什么都没有发生。”

Dick皱着眉毛。“当然。Kyle,谢谢你今天所做的一切。你救了我弟弟的命。”

“哦。”Kyle清了清嗓子,尴尬地看着别处。“嗯,这没什么。”

当他回头时,Dick看起来有点想笑,但又立马变得严肃起来。

“如果你伤了他的心,我就揍你。”

 

 

Kyle认为,回家能使他得到一个暂时的休息,从那些气氛越来越八卦的泰坦们中解脱出来。这只是因为他的妈妈通常一点都不想知道他做绿灯侠时发生的事,如果让她知道仅仅是最细枝末节的东西,她就会变得及其焦虑,看起来就像是要唠叨Kyle的安全问题一直到他三十岁。

每次只要他有一点轻微的受伤,她都会跟Hal Jordan打电话,并表现得像要把他撕碎一样。

直到他们开始调情。

晚饭后,他们在沙发上,他的妈妈在看电视,他在笔记本上画画。

他的母亲发出一种有趣的声音。“哦,看。是你喜欢的那个男孩。”

Kyle猛地抬起头来。“什么?”

“那个哥谭市的男孩,”她回答说,朝电视点点头,上面是一张蝙蝠侠和罗宾在哥谭市屋顶的图片。“老实说,Kyle。我又不瞎。你遗传了我对男人的品味。”

有好一会儿,他只能默默地盯着她看。

然后他说道:“呃,那你一定是错的,好吧,因为我对男人的品味是完美的,你却跟Hal Jordan调情。”

是的,好,很好。他现在可以承认这点了。

他迷上了Jason。

他怎么会是最后才发现的那个人。

 

 

还有一个人没有发现......

现在的问题是,Kyle承认自己对Jason Todd有着巨大而又明显的迷恋,他必须,你知道,做点什么。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第一个问题是怎样遇上Jason独自一人的时候。地点不能在泰坦塔,因为Kyle意识到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他发誓背地里至少有一个关于他和Jason的赌局在进行。

如果有人把赌注压在他身上,那他们就等着稳赢吧。

终于,一个星期六的下午,他找到了机会。年长的泰坦们去执行任务了,他们认为这次任务对新成员来说太冒险了。Eddie和Rose已经开始了一场激烈的乒乓球比赛,Connor在当他们的裁判。Jason已经在城市的图书馆里了,就像他经常去的那样,Kyle现在可以毫无顾忌地追踪他,然后...做点什么。

这个计划是不完整的,但Kyle更擅长即兴发挥。

他在小说区找到了Jason,他的正手游走在书架上的书脊之间。看到Kyle走近,他皱起了眉头。

“发生什么事了?”

“不。”Kyle把双手插进口袋里,脚后跟前后摇晃着。“我,呃,其实是想和你谈谈。”

“哦?”Jason把头歪向一边。“关于什么?”

甚至他歪着头的样子也很可爱,Kyle真的需要把所有的想法弄到一起,而不是...紧张地在Jason面前语无伦次,像一个可悲的早恋儿童一样。他不是一个孩子。他能做到的,他可以很平静、温文尔雅的说出这段话。

“我喜欢你,”他没有说脑袋里的任何一句话。Jason盯着他,眉头皱了起来。“就像—喜欢你那种喜欢你。”

他真的很想重来一次,只要几秒钟,这样他就可以回到开口之前,他绝对不会用这种更适合于用在操场上的话来表白自己的迷恋。

“我?”Jason听起来很困惑,然后他看向Kyle的肩膀后方,像是确认Kyle不是在跟别人表白他的巨大的尴尬的迷恋。而在这一刻,Kyle绝对肯定的是,整个地球上不会再有比他更可爱的人了—

好吧,Connor从一开始就是完全正确的。Kyle现在感觉自己的心已经快飞出身体了。

“是的,你。Kyle从口袋里掏出一只手,抓了抓他的后脑勺。“如果你不想,那没关系,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的意思是,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妨碍队伍的发展,我只是想...把它说出来。”

Jason咬着嘴唇,这就像磁铁一样吸引着Kyle的注意力。上帝,他希望他脸上的红晕不明显。Jason看着别处,双脚不安地移动着。“我们可以找个时间喝咖啡,就像...约会一样?”

Kyle感觉自己听到了天使合唱团的歌声。

他非常肯定自己的点头太过用力,以至于扭到了脖子。“是啊!那太好了。”

这仍然很尴尬,但这是充满希望的尴尬。

“如果你愿意,我们现在就可以去。”

Kyle在他的一生中从未如此快的同意一件事。

在走出图书馆的路上,Jason握住他的手,把他们的手指交叉在一起。

Kyle很确定他的脸涨得通红,但这仍然是最好的一天。



评论(18)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