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_159

一个桶厨|otp:jaytimjay|翻译菜鸡

【授权翻译】【Jaytim】 1992 [03]

原作者:GeneratorCat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8672887/chapters/19882321

分级:PG-13

这是一篇高中AU文



warning:译者翻译水平不好,有错误欢迎大家指正!



[01]     [02]



Chapter 3: 10月3日


Summary:

Tim的房间一团糟。和这个房子剩下的整洁又井井有条的部分相比,他的房间就是个可怕的灾难。衣服到处都是,四处散落着游戏光碟和VHS录像带。在这些东西中间还有几本书,糖纸和空的薯片包装袋,随意堆放的CD,床底下可能还有几只脏袜子。
“我猜我应该提前收拾一下的。”Tim有点局促地说道。仿佛他刚刚才意识到自己的房间可能不太适合接待客人。

 

 

Jason坐上公交车前往哥谭富人区,他之前只去过一次。在四年前的万圣节,他和Roy,Kori突发奇想,打算去那里要最好的糖果。当晚确实成果斐然,于是他们决定下一年也要去那里。但是最后他们觉得12岁的年龄对于不给糖就捣乱这样的活动来说太大了,他们都可以称得上是青少年了,而只有孩子才会玩不给糖就捣乱。

他的口袋里有一张纸条,上面用蓝色墨水写着Tim的住址。但他没有把它拿出来看,他已经记下了那个地址。从公交站出来后还有两个街区的路程,但Jason希望这段路能更长一些。今天天气很好,十月的气候凉爽晴朗,黄色的树叶随风飘过,沙沙作响。但他此时却感到紧张。他没有很多朋友,如果非要说的话只有两个——Roy和Kori。当然也有一些人会在聚会上向他挥手,跟他聊天。但是说到要和谁进行真正意义上的谈话,去到别人的家里,共度时光互相了解——Jason对这种事儿没什么经验,而且他不想把和Tim的关系搞砸了。他耳边一直有一个唠叨的声音在低语:你会搞砸的,他根本不喜欢你,没人喜欢你。

但最后那句话从逻辑上来讲不是真的,他有两个最棒的朋友。尽管偶尔他觉得他们不希望他在身边,但大部分时间Jason毫不怀疑他的朋友们是喜欢他的。

但是他没理由Tim感到有信心。当然了,他选择和Jason一组而不是Bart,或许他只是厌倦了Bart呢?和Bart一起的话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Tim可能就是想抓住和任何别的人合作的机会休息一下,而这个人恰好是Jason罢了。

不管怎么说,Jason为什么要在意呢?如果Tim Drake不想当他的朋友,他们都有自己的朋友了。他们认识了八年,建立起了一种稳定的、非朋友的关系,没必要打破这种平衡。也许Jason一开始就不该和Tim说话,他应该和他保持距离,因为Tim的生活里不需要Jason。

谁会需要Jason。

 

 

“嘿!Jason,嘿!”

Jason猛的抬起头,转身看见Tim正站在一栋褐色石头公寓楼的台阶上朝他挥手。Jason太过沉浸在他的思绪中了,以至于他径直走过了Tim的家。他紧了紧握着书包带子的拳头,转身走向Tim。

“你没事吧?”Tim问他。

“没事。我只是走神了。”

“你确定?你看起来像是很恼火。”

“我很好。”

“好吧,”Tim说道,虽然他看起来完全不相信这句话。“我们进去吧。”

Tim打开门,等着Jason爬上台阶,跟着他走进门厅。

“你为什么要在外边等我?”

按下电梯按钮后Tim回答道:“也许我知道你会径直走过去然后需要有个人把你领回来。”

“所以?难不成你是个读心者什么的?”

“也许我就是呢。”

Jason伸手轻轻拍了一下Tim的后脑勺。

“嘿!”Tim回头朝他露出一个受伤的表情,他伸手护住自己的头,Jason发现他的发型比在学校里时显得更随意。

Jason耸了耸肩,“你没猜到这招吧。”

电梯门开了,他们走了进去,Tim按下顶楼的按钮,另一只手还在揉他的头。“我也没猜到你有暴力倾向。”

“哦,得了吧。我几乎都没碰到你。”

Tim咧嘴一笑,但放下了那只胳膊。

电梯上升过程中没人再说话,但Jason不在意这些许的尴尬,他正尽力使自己保持平静,因为电梯总是让他头晕。谢天谢地他们终于在八层楼之后到达目的地,Tim带他来到一扇绿色的门前,上面还安着一个黄色的门铃。Tim打开门,Jason跟着他走了进去。

房子不错,不过这在Jason的意料之中,毕竟这里是一个高档社区。墙上有漂亮的装饰,还有一个放在闪闪发光的小桌子上的花瓶,看起来就像是直接从博物馆里拿出来的。Tim脱下运动鞋,把它放在门边的一个低矮的行李架上,所以Jason也照做了。他们走进一个客厅,里面有一个巨大的奶油色皮革沙发和一个大电视。咖啡桌同样闪闪发光,上面摆着一本有关艺术的书,但Jason不觉得有人读过它。

以及到处都摆放着的鲜花。

这一切都很棒。

但还是有点让人不舒服,至少对Jason来说是的。这让他想起了Roy被Oliver Queen收养后他去到Roy家里玩的那几次。那是他第一次近距离观察有钱人的生活。他内心的一部分有点嫉妒Roy,但大部分是被这种奢侈的生活给吓到了。

Ollie的房子甚至要比Drake的更豪华,但是这里有些许不同。这里感觉是有人在尽力使这间房子充满家的感觉,像是住在这里的一家人很快乐似的,但呈现出来的结果却不大自然。

“这里是客厅,”Tim说道。他看起来像是对这种完全没必要但是出于他所长期被教导的礼貌而必须要做的介绍感到痛苦。

“真没猜到,”Jason说道。“我还以为这儿是厨房呢。”有那么一刻他后悔不该这样嘲笑Tim。但Tim却笑了。“说到厨房,你想喝点什么吗?”他以一种过于正式的语气问道。

Jason微笑。“不用,谢了。”

“好吧,我要去拿瓶苏打水然后我们就可以去房间了。”Jason跟着他转身进入厨房,里面有一个金发的女人,正在用手混合着一个大碗里的什么东西。Tim打开冰箱,说道,“嘿Dana,这是Jason。”

Dana露出一个微笑。“你好,Jason。”

“嗨,呃,很高兴认识你。”

Tim关上冰箱,Jason注意到他拿了两瓶苏打水。他走过去看了看碗里,说道,“我得说,这看起来很恶心。”

但Dana只是笑笑。“这是整整四磅的生牛肉,当然很恶心。”

“你打算做成什么?”

“烘肉卷。”

“那听起来不恶心。”

“希望如此。”Dana把她的手从混合物中提起来,上面还粘着一些蛋液和肉末。她用两只手肘夹住一罐面包屑,小心翼翼地将它洒在碗里。Tim试图帮忙,但Dana只是说,“我能搞定这个。Jason,你留下来吃晚饭吗?”

Jason愣了一下“哦,嗯,我不知道。”

“你应该留下来,”Tim告诉他。“这个做好之后会很好吃的。大概会。”

Dana撞了一下Tim,Tim露出一个得意的微笑。

“好的,”Jason说道。“如果你们方便的话。”

“当然没关系。”Dana说。

“酷。我是说,谢谢。”

Tim走回门边,和Jason站在一起。“我们回房间了。”

“好。”Dana回答道,一边将肉团翻了个面。

他们离开厨房,走上楼梯到二楼——实际上应该算是十六楼。Jason这才明白这栋楼上都是双层公寓,怪不得刚刚电梯里的楼层按钮全是偶数。他们走过几个紧闭着的房间后,Tim打开了走廊尽头的那扇门。

Tim的房间一团糟。和这个房子剩下的整洁又井井有条的部分相比,他的房间就是个可怕的灾难。衣服到处都是,四处散落着游戏光碟和VHS录像带。在这些东西中间还有几本书,糖纸和空的薯片包装袋,随意堆放的CD,床底下可能还有几只脏袜子。
“我猜我应该提前收拾一下的。”Tim有点局促地说道。仿佛他刚刚才意识到自己的房间可能不太适合接待客人。

“也许是。”

“如果你想的话我们可以去客厅。”

“不用,”因为比起这里,客厅让他感到更加不舒服。这里至少没有那种伪装出来的温馨,没有那么多花的香味。另外,出于一些无法名状的原因,Jason更想呆在这,呆在有Tim的空间里。“这儿挺好的。”

“好吧,嗯。这儿。”Tim从椅子上拿起一条牛仔裤和半包黏黏虫软糖,然后用胳膊将床上的杂物推到地上。扭头冲Jason咧嘴一笑,“或者这儿,随便坐。”

Jason坐到了床上,接着想到这样可能看起来很奇怪,他应该坐到椅子上去的。但不知怎么他还是选择坐在床上。

“酷,”Tim说着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反正我喜欢转来转去的。”然后他就坐在那把转椅上转了一整圈。

他穿了短裤,Jason不记得以前见过他穿短裤。短裤在膝盖上几英寸,露出来的皮肤颜色很苍白,覆盖着稀疏的腿毛。

Tim两只脚上的袜子颜色不一样。Jason感到有些发笑,他低头看向自己的袜子。客观来讲它们没什么问题,但它们却突然让Jason感到尴尬——他的牛仔裤和衬衫,他的背包,他的头发,他的一切。他突然觉得自己占的空间太大了,不适合呆在这个房间里。他感到自己不属于这里。不像Tim。是的,这是Tim的家,他应该在自己的房间里感到舒适,但这并不能解释为什么Tim能在学校里也看起来很舒适,甚至是在聚会上的那个柜子里。Tim Drake能轻松融入任何一个环境,Jason多希望他能做到这一点。但事实上他感觉很不对劲,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是错的。而如果Jason的袜子是两种不同的颜色,没人会为此发笑。

“所以,”他把背包从背上取下来放在旁边的床上。他本想把它放在地板上,但他担心它可能会被埋在那成堆的乱七八糟的垃圾里。“Dana看起来不错。”

“是的,她很棒。”

“她是你的...”

“继母。”

“哦。”对了。继母。Tim的亲生母亲在几年前去世了。Jason现在想起来那件事了,他应该早些想到的。他记得在七年级的第一个学期中的某段时间,Tim Drake有一整周都没来学校。有传言说他的父母遇上了飞机失事,其中一人或两人已经死亡。不幸的是,那是为数不多的几次传言成真。Jack Drake住进了医院,而Janet Drake去世了。

当Tim回到学校的时候,Jason本想说点什么。也许说一句我对此感到很抱歉。但他最后还是没说出口。因为他知道说这种话无济于事,特别是由他来说。当时差不多整个学校都对他表示了同情,Jason猜这孩子也已经受够这些了。

“给。”Tim伸手递给Jason一罐苏打水。“我猜你会想要一罐。”

“谢谢。”这是一瓶根汁汽水,瓶身已经有点被捂热了。

Tim抓起一支笔和一个笔记本,还有一本《杀死一只知更鸟》。“那么,Dill。”

 

 

烘肉卷一点也不恶心,甚至还很美味,土豆泥和青豆也很好吃。当Tim这么告诉Dana的时候,她看起来很高兴。Jason注意到餐具是一整套银器,桌子非常光滑,下面垫着崭新的毯子。男孩们的位子在桌子的一侧,Dana的在另一侧。Jack Drake正坐在桌子前端,等着所有人落座后开饭。

Jason不记得自己在家里吃过这样的饭。这与他和他的母亲(和父亲,在极少的情况下Willis Todd不在监狱、不在工作的时候他会加入他们)吃的饭不同,他们从不坐下一起吃饭。通常Jason会在自己的房间吃东西,在大腿上放一个有缺口的盘子,边吃边看书。或者当家里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他也会坐到客厅的电视机前吃。

这甚至和他在Roy家里吃饭的情况也不同。他们不会和Ollie和Dinah坐在一起,男孩们一般会用Ollie留在橱柜上的钱点一个披萨,坐在客厅里边吃边看电影,就只有他们和Kori三个人。Ollie经过时会露出微笑,拍拍他们的背,顺走一块披萨后离开。

Dana在问Tim关于学校和他的朋友的事。Mr.Drake没有说太多,只是在他坐下的时候打了个招呼。

他感觉很不自在。

Jason慢慢的、安静的吃着他的食物,尽量不引人注目。

“那你呢,Jason?”

Jason抬起头发现Dana和Tim都正看着他,他连忙咽下口中的食物,“对不起,什么?”

Dana微笑着说道,“你喜欢《杀死一只知更鸟》吗?”

“嗯,喜欢?”

“那太好了,至少你们其中有一个人喜欢这本书。”Dana说着,给了Tim一个意有所指的眼神。

“嘿,我没说我不喜欢它。”

Tim一边说,一边挥舞着叉子。Jason注意到Tim在说话的时候经常做手势,或者比划他碰巧握着的东西。“这本书真的很好。我只是不能理解其中的大部分内容。”

Jason皱着眉问道,“为什么?”

有那么一秒钟,Tim看起来很惊讶。“我不需要面对书中提到的问题。我并不是偏见的受害者,我不是穷人,也不是来自南方腹地。”他耸了耸肩。“我也没有一个精神不稳定的邻居。”

“我倒不认同最后一点,”Drake先生说,这是他今天晚上的第一个完整的句子。“夫人。在我看来,住在隔壁的Mrs.Brendanawicz似乎相当不稳定。”

“Jack,”Dana用不赞成的语气说道。

Jason开口前犹豫了一下,有Tim的父母做听众的感觉让他很不习惯。在Tim的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他讲话更容易。Jason不怎么自信,尤其是刚开始的时候,但Tim似乎对他要说的话真的很感兴趣。他给了Jason一个鼓励的眼神,所以Jason接着说,“Scout也没有受到偏见和贫穷的影响。这就是为什么这整个故事要从她的角度来讲述的原因之一。她看着身边的人发生的一切,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别人必须向她解释什么是生活中的挣扎,或者生而被人轻视是什么样子。她也因此学会了同情。”

当他说话的时候,Tim一直没有把他的眼睛从Jason身上移开,当他结束之后也一直盯着他,这让Jason忘记了还有另外两个人在看他。Tim慢慢消化着Jason说的话,仔细思考后说,“所以我应该从这本书中得到的是,我需要认识到我周围的不公正,并试着去理解别人的痛苦?”

Jason点了点头。

Tim问道:“即使代价是失去自己的天真,像Scout那样?”

“没有人能保持他们的天真无邪。”

餐桌沉默了一分钟,只剩下Drake和Dana用餐时刀叉的叮当作响。Tim和Jason静静地注视着对方。

终于,Dana开口说道:“那么,你最喜欢的角色是谁?”

“Atticus,”Tim回答说,他率先打破了和Jason的对视,喝了一口水。“他是一个好父亲。即使他有这么多的工作,以及他要处理的所有事情,他还是把Scout和Jem放在第一位。”

Dana瞥了一眼Drake先生,但他正在把食物舀到他的叉子上,没注意到。她很快转向Jason。“你呢?”

“我喜欢Calpurnia照顾孩子的方式,她将他们视如己出。”他笑着说。“但我可能更喜欢Dill。”

Tim翻了个白眼。“那还真是想不到,你也只不过是一整天都在谈论他而已。”

“他是个麻烦制造者,我喜欢这点。”

Tim眉毛一扬。“是因为你产生共鸣了吗?”

“嗯,是的,他...“Dill是个骨瘦如柴,可怜的孩子,父母都很混蛋。Jason看向Jack Drake,他正看着他,慢慢地咀嚼着。“我是说,当然不是,我一点也不像他。”

Tim大笑。

“有趣的是:Dill是以Truman Capote为原型的,”Dana告诉他们。“他和Harper Lee是好朋友。”

Tim问:“那不是写《蒂凡尼的早餐》的那个人吗?我想知道我们是否会在课堂上读到那篇文章。”

“我表示怀疑,”Drake先生说,他的注意力又回到了他的盘子上。“在高中时他们可不会让你们读那种主要角色是同性恋的书。”

Jason愣住了,突然想起(其实并不是想起——鉴于这个问题一直在他的脑海里盘旋)关于Tim是同性恋的谣言。

“等等,谁是同性恋?”Tim问道。他似乎对这个话题毫无反应,Jason怀疑这是否意味着什么。

“Paul”

“但是他最后和Holly在一起了。”

Drake先生摇了摇头。“书中并没有以这种方式结束,他们根本没有那种关系。”

“哦,”Tim说,然后他们都再次沉默下来,直到晚餐结束。

 

 

当Jason准备回家的时候,Tim送他走到门口。即使Jason告诉他,他可以找到从电梯下去穿过门厅的路,他是个“大男孩”了。而Tim只是笑了笑。

“所以,”当他们在外面的时候,Tim说。天气够冷的,Jason把夹克拉链拉上,Tim只穿着短裤和t恤站在那里,但他似乎并不介意。“我想我们可以在明天把论文剩下的部分写完。这次你想换个地方去你家吗?”

“不,”Jason连忙说道,“嗯,不,我...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就还是在这里做吧。”

“哦,好的。当然可以。”

“你确定吗?”

“完全确定。明天见?”

“明天见。”Jason发出一声短波,然后走开了。

Tim微笑着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街道上。


评论

热度(24)